内容字号:默认大号超大号

段落设置: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

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千顺网 > 侦探新闻 > 数据分析师:感觉像做侦探

数据分析师:感觉像做侦探

2019-04-03
数据分析师:感觉像做侦探   数据分析师称工作是找规律发现问题。
日常生活中,我们不断产生行为数据。这些碎片化的数据在我们看来只是留下了轨迹,并没有太多的意义。然而,这些数据在数据分析师眼中却是商业决策的重要依据。
数据分析师郑叹(化名),曾帮助欧洲某国的电信公司分析用户通话时间、时长等数据,提高电信公司的网络资源利用率,优化手机资费;他为商业银行建立数学模型,加快信用卡的审批流程;他还用数据分析的方法寻找宝宝生活的规律,培养宝宝好的生活习惯,更好地安排自己工作。
他觉得数据分析的工作跟侦探很类似,“你不断地在那里研究一个案发现场,不断地拿着问题研究、发现数据去找到问题的本质,探索性非常强。”
文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 李华
图/来源于网络
把数据放进仓库存好
广州日报:请介绍一下你的学科背景。
郑叹:我当时学的是微电子专业,简单来讲就是,我们看到那些自动化类的东西,比如芯片,你用程序去控制它,就是这种类型。这个专业跟计算机紧密联系。
广州日报:外界看来数据分析师这个职业比较高深,请通俗地介绍一下这个职业到底是干什么的?
郑叹:在数据中找到一些规律去发现问题,利用数据去解决问题。每个人解决问题的方式可能不一样,但是数据分析是利用数据去解决一些难题,尤其是一些复杂的问题。
广州日报:从事数据挖掘和分析需要怎样的技能?
郑叹:数据挖掘和分析是一门复合型的学科,它是利用数据能力去解决商业问题。有数学的功底或者计算机功底是最好的。另外还要有一定的业务思维,你得对业务感兴趣。一般来说,有些理工科的学生可能专注于技术方面,他们可能不一定会以业务为导向,那么这些人可能不太容易成为一个优秀的数据分析师。
广州日报:数据挖掘和分析主要做哪些工作?
郑叹:数据分析这个行业有一个很完善的体系,它分好几种角色,技术底层就数据管理,这是很技术性的,他跟机器打交道,告诉机器怎么去收集人的行为轨迹,然后将这些行为数据放在服务器里管理起来。
再往上一层呢,就是做数据分类工作。你收集了这么多数据,肯定没办法直接用了,在用之前,你必须把它归好类,就像在一个仓库里面,把很多杂乱的东西归类摆好,摆在不同的货架,你要什么东西,直接去那里取用就行了,这更多的是偏数学、数据专业。
再往上一层到了应用层面,就好像数据货架、仓库都准备好了,你要怎么利用好这些数据去解决业务问题,这块偏向数据挖掘、分析。你要懂得这些数据的来龙去脉、知道怎么应用这些数据帮你解决业务问题。现在数据挖掘、分析采用的是比较流行的机器学习、人工智能技术。
为海外电信公司优化手机套餐
广州日报:大学毕业后,你就开始从事数据分析工作吗?
郑叹:我毕业的时候去了一家给电信做服务的公司。当时我给电信公司做经营分析系统,后来就觉得大数据分析这块是一个很好也很感兴趣的方向,就转为给电信公司做BI系统(即商务智能,它是一套完整的解决方案,用来将企业中现有的数据进行有效的整合,快速准确地提供报表并提出决策依据,帮助企业做出明智的业务经营决策)。
比如在电信公司,能够看到很多数据——通话账单、通话过程、通话时长、通话时间的等这些,觉得还是挺好玩的,就有点像做侦探那种感觉。通过分析整个群体的数据,可以看出一些规律,会初步感受到数据挖掘、分析的魅力。原来通过数据分析,可以看到很多信息。
广州日报:后来你进了一家全球领先的科技公司,也是做BI对吗?
郑叹:对,当时公司被派遣到一个欧洲国家去交付一个BI项目,然后系统上线了后就留在那里。
我们会跟他们一起分析,现在用户用电信产品可能遇到什么问题。比如,很多人希望打漫游,会产生很高的话费。同时,电信公司内部的整个网络资源,有些时段使用程度特别高,有些时段又很空闲,怎么去优化这个漫游通话资费,让公司整个网络资源利用效率提高,同时让用户的话费更优惠呢?其实就是怎么帮他们去设计一种动态的资费标准,引导用户在不同的时间段去打电话,然后降低话费。
广州日报:那段海外的工作经历,对你日后从事数据分析工作有什么帮助?
郑叹:我觉得一个人成长其实分不同阶段,大概是从点到线再面。你可能刚开始具体负责某一个模块,然后负责一个小系统,我到海外时,已经逐渐开始负责整个项目。那么你看到的就是整个项目的设计,逐渐看到全貌的东西。
用数据分析管理宝宝生活情况
广州日报:之后你又进了一家互联网公司,开始带团队,感觉有什么不同?
郑叹:其实最直接的一点就是互联网公司是以用户为导向。比如,微信有几亿的用户,你不可能去访谈每个用户,所以,通过数据能够发现使用产品时用户存在什么问题,然后非常及时去做一个迭代。我现在负责一款产品,做个性化的推荐。
广州日报:个性化推荐的实现是依靠算法,这和数据分析有怎样的关联?
郑叹:其实算法和数据分析都是大数据的应用,两者紧密联系在一起。比如说,算法由算法工程师完成,数据分析师懂得怎么来衡量这个算法做得好还是不好。你的算法做到了千人千面了吗?如果你要照顾到整个生态,你头部要怎么处理,腰部要怎么处理,常规的要怎么处理?你要及时将数据反馈给算法工程师,改进算法。
广州日报:你刚入职时对数据挖掘、分析这个行业的理解跟现在有些什么不一样?
郑叹:其实挺不一样的。2009年我刚接触这一块,那时候它刚刚火起来。大家都在讲大数据,但大家知道大数据是一个方向,但真正怎么应用,还没有太多认识。多年过去了,你会发现其实对数据的应用和重视,行业基本上达成共识,它成了公司的标配,什么业务都需要有这个东西了。
广州日报:在日常生活中,你会用数据分析去处理一些什么事?
郑叹:有啊,比如分析宝宝的睡眠情况。宝宝小的时候,一般什么时候醒,什么时候睡觉,什么时候吃东西,什么时候拉臭臭,每一个细节都记录下来,然后你会生成很多张报表。比如找出睡眠规律,然后根据这些规律,你不断去优化它,宝宝的生活就会非常规律。然后你也可以很好地安排好每天的工作,它就变得非常可控了。
如果数据出现一些异常的变量,它有可能预警宝宝的健康不太好。其实这个职业会培养你这样的一种思维。
不同视角看世界探寻本质
广州日报:在你们数据分析师眼里的世界,跟我们普通人看到的是不是不太一样?
郑叹:也不会。不过我们看各种现象,不是单纯看数据,更多看到的是数据背后人的行为的一些轨迹。比如,侦探在屋子里面看各种蛛丝马迹,那他会是还原案发现场大概是发生了什么。所以,你一定要拿数据去了解业务,不能脱离了业务、脱离了现实,否则你看的数据就没意义了。
广州日报:数据分析师日常工作状态如何?
郑叹:我觉得这份工作跟侦探很类似,就是你不断地在那里研究一个案发现场,不断地拿着问题研究、发现数据去找到问题的本质,探索性非常强,这个挑战也比较有趣,它不是偏重复性的工作。
广州日报:对于大众,数据挖掘和分析有些神秘,在日常生活中哪些方面会用到数据挖掘和分析?
郑叹:在日常生活中需要进行数据分析的一些东西已经处理过了,看上去比较浅显。比如说常见的体检,体检看上去是医生通过仪器检测,然后看各种指标,这背后就是很典型的数据分析思维。
广州日报:可能我们没有那么好的理工科的知识,那数据挖掘、分析对我们有什么样用处呢?
郑叹:可以培养一种分析思路,要看数据构成,比如说房价高,你房价的构成中,百分之几是因为周边的环境,配套设施又占百分之几。还有一种拆解思维,一个东西是一个整体的,比如说,你觉得看医生贵,你要了解事情的本质的话,你可以用拆解思维,是医生挂号费高还是药品贵?是人家拿了回扣还是药品材料本来就贵?通过拆解,很快就能够找到问题的原因。其实就是说这种数据分析看问题的角度不太一样,也就是说你怎么去更快速地利用数据去找到一个问题的本因。
这种思维的应用范围相当广,因为现在这个社会到处充斥着数据,数据无处不在了。  

相关文章

如果您有任何问题可随时与我们联系,千顺网会在第一时间为您安排专业的私家侦探调查服务,提供系统详尽的调查报告及解决方案供您参考。

Copyright © 2018-2019 千顺网 版权所有

闽ICP备15009318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