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容字号:默认大号超大号

段落设置: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

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千顺网 > 侦探故事 > 蹊跷的奸杀案

蹊跷的奸杀案

2019-03-17

  一、童生报案

  阳光暖暖地照下来,四周寂静一片,就连那聒噪的蝉虫,也停止了鸣嘀。闻着花香、草香、泥土香混杂的味儿,博平县令胡秋潮顿然间感觉到层层睡意袭来……

  忽地,一阵阵急促的击鼓声从前堂传过,既打破了寂静,又唤醒了胡秋潮朦胧的睡意,他皱了皱眉头,径直向大堂走去。

  堂上跪着的,是一位少年人,单薄的身子,毫无血色的脸,一双本应清澈的眼眸,此时变得呆痴痴地,直勾勾望着大堂上高悬的那块匾牌。

  胡秋潮举起了惊堂木,却又缓缓放下,轻声地问道——

  “击鼓者何人?”

  “小人金元。”少年怯怯地答道。“今年十六岁,为本县童生。”

  “为何事而来?”

  “自首。”金元压低了声音。

  “自首?”胡秋潮疑惑地望着金元。

  “小人妻名彩英,与小人同岁,已过门一年。前天晚上彩英与邻居高法科通奸,恰被小人撞见,小人气忿不过,取了厨房里的菜刀,将二人杀死。”

  “前天杀的人,为何今日才来自首?” 胡秋潮拧紧了双眉。

  金元抖了一下身子,继续说道:“小人杀人后,却后悔起来,便寻平时要好的邻居苗泳全商议,他说根据大清律法,于奸所亲获奸夫奸妇登时杀死者不予追究。我对他说的有些疑惑,便将实情告知了父亲,父亲第二天找了专门帮人打官司的同宗叔伯金世松问询,这才定下神来,但因当日天色太晚,故今日才来自首,望大人恕罪!”

  “你与你妻为何不同居一房?”

  “这……这……”金元不由嗫嚅起来。

  瞧着金元窘迫的样子,胡秋潮不动声色地转换了话题。

  “二人尸体现在在哪里?”

  “苗泳全说,因涉及人命案,不可随便处理尸体,故尸体仍在奸所内。”

  “又是这个苗泳全!”胡秋潮的眉头不由又皱了起来。

  “金元听着!”胡秋潮清了清嗓子。“此案你虽已申明,但本县尚未实地勘验,故须将你暂时收监,望你自省!”

  “是……”金元慢慢低下了头。

  牢房的灯惨淡地亮着,看着布满污垢的马桶,金元怎么也睡不着觉。

  当啷一声,牢房门突然开了,金元揉了揉眼睛,这才发现进来的不是别人,正是胡秋潮!

  “你就这样坐一晚上吗?”胡秋潮笑着,将一件夹衣披到了金元身上。

  “谢大人!”金元要爬起来,却被胡秋潮按住了肩头。

  “白天我问你同房的事,你似有隐情,我现在能问吗?”胡秋潮的脸上依旧挂着笑容。

  “……”沉默了片刻,金元轻声讲了起来。“新婚之夜,小人初通人事,但未发现母亲所言之元红,且彩英淫心甚炽,须夜夜承欢,小人不堪重负,竟致阳痿,彩英进而对小人不待见,而小人生性怯懦,故分居已多时了!”

  “彩英与他人通奸,你不知晓吗?” 胡秋潮盯着金元的眼睛。

  “不知晓。”金元的眼神飘忽不定。

  “二人确是你杀的吗?”

  “确系小人所杀。”

  “你文弱童生,怎能连杀二人?”

  金元怔了一下,连忙答道:“二人正在兴头,而小人正在气头,故而能连杀二人。”

  胡秋潮瞅着金元漂移的目光,不由得长叹了一声……

  二、初现端倪

  案发现场就在金宅后院南厢房,因地处阴凉,尸身保存完好。屋内死者二人,一男一女,皆裸身,男性死者仰躺床榻,身中十余刀,女性死者趴在离门不远的地上,亦中二十余刀,二人均断喉而死。

  胡秋潮端详着遍体鳞伤的尸身,皱了一下眉,吩咐仵作将每一条伤口状形都详细记录下来,并命令衙役速取冰块置于尸身,嘱托县尉派人轮流把守门窗,然后取印贴了封条,便径直向上房走去。

  上房的人群见胡秋潮进来,欲一起下跪请安,被胡秋潮举手制止。

  “哪一位是金员外?”胡秋潮审视着人群。

  “小人金世时便是。”一个年过六旬的干瘦老头向前跨了一步。

  胡秋潮用威利的目光盯着金世时。“你为什么要唆使你儿子报假案?”www.5aigushi.com

  “假案?”金世时惊疑了一下,跪倒陈禀。“小人自幼读圣贤书,国家法度亦知晓,此等不轨之事,小人实难做出。试想,若二人为他人所杀,犬子岂能坦然相告?亲家又怎循循依从?”

  • 免费订阅最新好故事,微信号:
  • 本故事地址:

    相关文章

    如果您有任何问题可随时与我们联系,千顺网会在第一时间为您安排专业的私家侦探调查服务,提供系统详尽的调查报告及解决方案供您参考。

    Copyright © 2018-2019 千顺网 版权所有

    闽ICP备15009318号-2